百城楠

多指教。

随便唠嗑

难得开了网页版的lof。

其实时间也不是很长,但是从高中到大学,也足够我把原来那个自己彻底封好,再崭崭新新走出来一个新的人。最开始的时候态度庄重,在学校都要睡前逛一遍一一回复留言,到现在就上来把文一丢就走,大概其中还是有什么变化的。

挺想念以前没有热榜的时候,自己去找一篇一篇翻文,找到一位太太会像现在亲手作出很漂亮的结晶一样兴奋。可是也慢慢适应了现在的方式,大概也习惯,哪几位是出文必上热榜的,诸如此类。

可能这几年就是慢慢走向平庸,也慢慢接受平庸的过程。心态放平和了,看原来的自己,也不会像什么似的难堪。那个敏感的、故作洒脱的自己,到现在留下一些影子,大半都去了血骨,故事横亘在山脉之间。...

【朱白】岛

全文7k+

纯属脑洞

背景都是度娘说的,没有考证,瞎jb飘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
       我第一次见到他是在秋天。

       我的朋友,追求确切数字在现在是不必要的做法。事实上在那时我根本不必有确切的日期概念。但我可以告诉你,那是晚上11点46分,如果你需要的话,34秒。我通常在这个时候踏上顶楼书房的最后一阶台阶。这就是我发现他的时候。...


【虫铁】他奔向太阳

复健?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01

       “抱歉。”

       Natasha把手搭在他的肩膀上。PeterParker茫然地扭过头。光芒逐渐恢复平常。

       你额上的血,他说,你额上的血要落下来了。


02

       Peter...



不知道他是以什么样的心态在凌晨三点多打开手机。毕竟现在的晚上那么冷,半夜又那么安静。他的手会不会凉,会不会也觉得孤单。会不会突然恍然,夏天已经走了好久了。

【巍澜衍生】往来风(中上)

       杨修贤低着头,身子止不住地打颤。他的动作实在算不上舒服。他半蹲在柜子里,肌肉因为僵持太久而酸痛,更要命的是另一个人的手就环在他的腰上,太久没有移动,像一小片炽烈的火,熨得他眼底发烫。

       “别动。”那人在他耳边说。

       “遇见你就没好事。”他咬牙回击。...


【巍澜】树

       沈巍朝树下走过来的时候,赵云澜正躲在树荫下偷闲。龙城大学的香樟在夏天里蓬勃生长,枝梢齐刷刷向上盛着茂密的日色,筛下来的光就带了淡绿。赵云澜见他走来,一手撑着背后的土地站起,先朝他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。
       这个人向来油盐不进左右逢源,无赖起来恨得人牙痒痒,笑起来却平白添十成十的天真烂漫,既甜美又难以捉摸。一双眼弯成月牙,睫羽锋利却先掀十分水色,叫妩媚狡黠三七占去。嘴向来是不消停的,损话派遣教诲诱惑一一留驻,这会子却总要先欲盖弥彰地抿一下...

【巍澜衍生】往来风(上)

罗浮生X杨修贤

林风X章远

无脑开坑,写哪算哪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   杨修贤再看到章远是一个月之后。章远瘦得脱了形,他站在酒吧门口,衣角裤管在风里晃荡,像是就要被吹散了。

       “回来了?”他从吧台里走出来,站定在门后,字句平稳地问他。

       “哥,”章远的嗓音都是抖的,“我送他进局子了。”

 

 ...

【朱白】不做声

       




       我后来很多次地梦见他。梦里山河大好,没有他曾经畏惧过的战争和死亡。他从一片模糊的山清水秀之间向我飞奔过来。他拥抱我,笑得那么好看,身躯轻盈,像含着一把月光。

       我摸摸自己的脸,发现我也在笑。

       我知道再没有什么能把我们分开。

 ...


一点碎碎念

美化鬼面无所谓,剧情需要的话,可以理解。但骨科喧宾夺主,实在恶心。
这是镇魂结局膈应我的主要原因。
在我理解里双死好过独活,死了干净,不必独自面对以后的漫长岁月,算是安慰。
但镇魂剧版改得太小气。
而他们又不是非得死的。
在我眼里,这个双死,实在有点强行悲剧升华的意味。
这跟当年我膈应盗笔剧版是一个原因。我看剧不太看脸,甚至剧情也不会非常去扣,但看书看剧都会比较在意剧要传达出的东西。IP剧,不求有功,但求无过,我要求不高了。
还是感谢两位优秀的演员,至少人物没有标签化。
但是剧情前期还能撑,后期走向真的恶心到我了。
借了原著之名,借了巍澜的热度,编剧在玩什么东西?打着要审核的旗子,耽美热度没少,把昆仑直接砍成了...